阅读历史 |

第6章 来自悟的告白(1 / 1)

加入书签

“硝子!!!”五条悟一个猫猫猛冲来到医务室,兴奋的毛毛炸起,耳朵高竖,“老子刚刚逛街的时候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!”

家入硝子冷淡的喝了口手边的咖啡,不置可否的朝他看去。

在此刻得到他人关注的五条悟啪叽啪叽的摇着尾巴,快的几乎能看到残影,骄傲挺胸,掷地有声:“老子找到让笨蛋猫夏放弃正论的办法了!”

家入硝子暂停了原本打算左耳进右耳出的计划,稍微提起了些兴趣:“怎么说?”

五条悟摘掉自己的小方片墨镜,露出了那张宛若天赐的俊美脸庞,伴随着他缓慢的眨眼,宛若如初雪般雪白的睫毛也随之掀起。

他伸出一根手指抵住自己水润粉嫩的唇,贝齿微张,摆出了个惑人的姿势:“恋爱使人盲目,你看我怎么样?”

家入硝子:“……”

沉默,震天撼地的沉默,极其压抑的沉默。

脸厚如五条悟再次换了几个姿势,甚至脱掉了高专外套,把衬衫扣子解的只剩最下面一颗,露出大片胸膛。

家入硝子,侧开了头,并试图用喝咖啡来掩饰尴尬。

五条悟:“???这样竟然还不够吗?”

单纯的五条大少爷表示震撼,刷的一下把完全脱掉的衬衫扔到地上,不死心的要去抽腰带,嘴中还在嚷嚷:“老子的魅力无人能敌!”

家入硝子微微起身,已经做好了窜进身旁病床隔帘里的打算。

虽然她每天都想问“世界上怎么会有五条悟这种人。”但是果然——世界上不会再有五条悟这种人了!!

“家入学——”来拿身体检测报告的晴原猫夏推门而入,看着医务室内的场景,愣愣落下最后一个音节,“……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,震耳欲聋的沉默,尴尬,脚抠咒术高专的尴尬,安详,恨不得一命呜呼的安详。

——必须要找到天衣无缝的理由。

家入硝子这么想。

——……都说真诚是必杀技。

五条悟这么想。

——冷静,不能误会,是与不是,试探一下就知道了。

晴原猫夏这么想。

但、起码此时此刻,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来缓解这诡异的气氛。

三人不约而同的这么想。

晴原猫夏松开握着门把手的手,挠了挠头,面不改色:“那个,我应该不是你们play的一环吧?”

人,应该学会敲门的,敲门,人类文明进化而来的最好礼节。

“……我如果说这本来是想给你看的,你相信吗。”想法无比单纯的五条悟,艰涩的这么说。

“别听他犯蠢。”家入硝子抖了抖调配好的针管药剂,面色镇定,“五条是来打针的。”

晴原猫夏:“……”

晴原猫夏迟疑:“屁、屁股针?”

“对。”家入硝子捏住一大条白猫的后颈,将人面朝下压在了椅子上,手抓住五条悟的裤腰就要往下扒,适时的顿了一下,看向晴原猫夏:“你要留下来观摩吗。”

晴原猫夏默默的退出医务室,关好了门。

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待几秒后,家入硝子起身,做回了自己的办公椅。

五条悟抖啊抖的系好裤腰带,颤啊颤的捡起了衬衫,抹抹眼睛,吸吸鼻子,一副良家女刚被糟蹋了的模样,猛男哭泣,将脸埋进了衬衫里。

“我的一世英明啊!!!”

家入硝子:“开什么玩笑,你有那东西吗?”

门外的晴原猫夏沉默呆立站了许久,最终,拿出了手机。

#最强也打屁股针,没错,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最强。#

晴原猫夏点击发送,缓缓、缓缓露出了一个略显狰狞的笑:五条学长,每天都要找理由揍我的你,一定不会怪我心狠手辣的吧!

::

清晨的太阳斜射进一年级的教室,完全没有好好穿高专校服,把外套系在腰间的晴原猫夏打着哈欠,推开了教室的门。

砰。

伴随着这样的响声,七彩的亮片扑面而来。

接待员伊地知洁高一脸虚弱,全是胆怯没有其余感情的说:“这位小姐,五条先生已经包场,祝您今日愉快。”说罢,默默的退到了角落。

五条悟就是这个时候抱着一捧鲜花朝晴原猫夏走来的。

娇艳欲滴的玫瑰上隐约还滚动着水珠,五条悟身穿黑西装,脸上没有戴墨镜也没有缠绷带,他站定在少女面前,将代表着自己心意的玫瑰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他那双蓝眸更加美丽、更加瑰丽、更加让人目不转睛的蓝色了——那是点缀着碎云的天空,蔚蓝大海上的碎冰。

洁白的发丝与他的双眸与面容相得益彰,他垂下头,发丝也乖巧的垂落着。

微红的绯色浮现在面颊,他的眼神稍有些躲闪,是前所未有的羞涩,有些不好意思的测过头却又悄悄抬眸看了眼没有任何表示的少女。

“那、那个……”

五条悟的喉结滚动,一只手摸上自己的后颈,不安的眨了眨眼睛,鼓起所有勇气,他抬头看着晴原猫夏,别扭的、小心翼翼的、珍视的、凶巴巴道:“老、老子好像有点喜欢你,勉勉强强的决定当你的男朋友,你不会拒绝的吧。”甚至还带了些威胁。

带着温度的微风吹起少年少女的头发,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樱花花瓣悄然落下,少女脸颊和耳尖的红色和他的白发做对比,便更加显眼。

这无疑是少年人青涩的告白。

——才怪!!!

绝对是搞怪恶作剧!肉眼可见的恶作剧!丝毫没有责任心的告白!恶劣到和真心话大冒险的告白有的一拼!!!

一般人遇到这种恶作剧无非两种反应。

一:果断的拒绝再嘲讽一番。

二:顺势应和下来让告白的那个人难堪。

晴原猫夏,是会选二的类型。

她伸手拂过艳丽的红玫瑰,上前一步,抬手抚上五条悟的脸颊,抬头和少年额头相抵,眼神专注。

手下是与肌肤相触的温热感,指间挪到他的太阳穴处还能感受到脉搏的迅速跳动,这是愿意被她触碰,对她收起无下限的五条悟,是虽然对她的正论很有意见,但的确关爱着她的学长,是想要改革的咒术界最强。

此刻,他毫无防备。

此刻,他对你展露真心。

此刻,神子只为你低下头颅。

晴原猫夏手掌一收,抓着五条悟的头发,按着头就往自己膝盖上磕。

——本该是这样的。

但那两个选项出现之前,还有一个重中之重的前提。

那就是,晴原猫夏真的看出来五条悟在搞怪的这个前提。

“抱歉,我不和不认同正论的玩。”

对感情一类的事物非常苦手,不怎么分得清友情和爱情的晴原猫夏,郑重的拒绝了。

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我不是很想把和你的关系搞砸。”她抱臂,微微抬着下巴,明明比五条悟更低,却硬生生凹出了睥睨的气势,“但,事实上,如果是五条学长你的话,就算为我的正论框框撞大墙我也不会和你交往的。”

恶作剧的五条悟:……头脑发昏这么干了真是抱歉,面对坚持正论的学妹有点麻爪了真是抱歉,无论如何都想让坚持正论的学妹好好的真是抱歉,以上除了头脑发昏其他如何都不改真是抱歉。。

但……

他到底为什么会面对如此真挚、郑重、傲慢中还有一些歉意,歉意中包含着迷茫,迷茫中掺杂了点微妙,认真到不可置信的拒绝?!

竟然有冷笑着拒绝外加嘲讽,反手摇来日下部那个一年级班主任和夜蛾正道那个校长,让他感受写检讨更痛苦的结果吗?!

再不济也是趁此机会拉近距离,脸红羞涩,趁他恍惚震惊没开无下限,拽着他的头发往膝盖上一砸或者狠狠的捶他腹部一拳啊?!

这种真挚过头甚至让他怀疑起自己魅力的拒绝,是否过于扎心了?还有什么叫‘如果是五条学长你的话,就算为我的正论框框撞大墙我也不会和你交往的。’这是偏见吧!绝对是偏见吧!!!

五条悟深吸一口气,指着自己的脸,认真的问:“老子很帅的对吧?”

晴原猫夏:“不否认。”

五条悟点头,展开无下限,五指张开放在了晴原猫夏面前:“老子很强对吧?”

晴原猫夏咋舌,显然对于这点非常不满,但终归没有否认:“勉强承认。”

五条悟单只手臂抱紧插满好多花束的花,从口袋中取出钱包一抖,闪着光的黑卡非常显眼:“老子也很有钱对吧?”

晴原猫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不满的问:“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什么?”

五条悟震声:“老子这么帅气、这么强大、这么有钱的人全咒术界独此一份!为什么你不喜欢老子!!”

晴原猫夏:“……”

晴原猫夏陷入沉思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咒灵的幻术。

还是那句话,五条悟着实愚蠢,但着实强大,也着实有自知之明,正常的五条悟会这么问吗?不,不会,他大概率会拒绝她的拒绝,但不会问为什么。

所以……

虽然对感情不太敏感,但对五条悟确实有些了解的玳瑁猫猫抖了抖耳朵,龇牙,相当不爽。

“我愚蠢的五条学长,恶作剧的你到底怎么问出这句话的?”

“哈,在告白吗。”

一年级班主任日下部笃也走到晴原猫夏身后,多亏咒术师灵敏的听力,他看了看教室里的情况,又撇了眼五条悟怀中的玫瑰,大概猜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,侧身进入教室,抓了抓头发,挡在了晴原猫夏面前。

“五条君,咒术高专是不允许早恋的。”他的手搭在腰间的刀上,已经摆好了进攻的姿势,“身为一年级班主任的我啊,有定过班规,伊地知如果早恋的话我会把他揍一顿,晴原早恋的话我会把早恋对象揍一顿。”

他握紧刀柄,懒洋洋的抬起眼:“看在你只是告白的份上,写个一万字检讨,我可以考虑不上报夜蛾校长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啊啊啊啊我要疯了!栗子!她!真的!好难写!我是什么只会写屑的笨蛋吗?!

只有猫夏能让我聊以慰藉——猫夏,因为栗子太难写而诞生的人物。

栗子!栗子啊啊啊!!!

感谢在2023-08-24 21:53:29~2023-09-11 21:37: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山岩 5瓶;暮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